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党员风采 >> 2012-2013年度
勤勉人生 老骥伏枥
【信息时间:2015/3/3  阅读次数:【我要打印】【关闭】
——记海安县国税稽查局葛建生同志
◎祝卫平
葛建生同志1957年9月出生, 1972年12月参加工作,197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专科学历。先后担任基层税收管理员、基层分局副分局长,局长。现任海安县国家税务局稽查局支部副书记。
葛建生同志曾经是李堡分局局长。十年前,正当他工作顺利、年富力强的时候,他急流勇退,主动要求不再担任分局一把手,把位置让给年轻的同志。有人很不理解,觉得他傻:人家到了该退的时候还不愿退,你倒好,当得好好的,半途自退。可他却说,当官不要恋位,何必总要年龄大了才退下来,让年轻人早点脱颖而出,也算是我对国税事业的一点贡献吧!后来,组织上先后安排他担任一分局副局长、稽查局副局长,每一次职务变化,他都毫无怨言,愉快地服从组织决定。做了若干年“说了算”的一把手,他很快就实现了角色的转换,找准了自己的位置。在副手的位子上,他不越权、不错位,不懈怠,勤恳作为、兢兢业业,充分展示了“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军人本色和干部能上能下、不计得失的高尚情怀。
任稽查局副局长后,葛建生同志分管政工和后勤工作。他热心服务,乐做公仆。作为领导,他最大的特点是“当官不像官,更像勤务员”。他不喜欢动嘴不动手,更多的是身体力行。订计划,写报告,做记录,整资料,这一类以前由专职人员完成的工作,他全亲自做。他说,基层领导,就是带头做事的,自己能做的事情自己做,既提高了工作效率,也为大家带个勤政的头;再说,我把这些事务性工作做了,可以把有限的人力更多地充实到稽查一线去。每天,他为下企业的同志安排好车辆,做好后勤保障,就连报纸和信件他都亲自分送到各办公室、交到同志们手中。有人跟他开玩笑:葛局长,你成了我们稽查局的“收发员”了!他总是淡淡一笑:领导就是服务嘛,能为大家做点具体事,我心里高兴。
葛建生同志平易近人,善与群众打成一片。作为政工干部,他很讲究工作方法。他从不以“领导”自居,更不会板起面孔训人,总是以一个亲和的形象出现在同志们中间。他有一个习惯,每天上班后都要到各股室去走走,跟同志们交流交流,一方面了解工作情况,另一方面听听同志们有什么意见和呼声。他不摆架子、不打官腔,大家在他面前,也就畅所欲言、无所顾忌。时间长了,与葛局“聊”两句,成了大家每天企盼的“工作餐”。正是通过这种平等的沟通与交流,他拉近了干群间的距离,把握住了每个干部的思想脉搏,为有的放失地开展政治工作找到了依据;也正是在这种沟通与交流中,润物无声地实现了思想灌输和政治教育。
长期的的部队生活,养成了他良好的生活习惯:起居有常,勤劳不惰。他每天早起跑步,锻炼身体,几十年如一日。良好的生活习惯给了他一付健康的体魄,工作起来总是精力充沛、精神饱满,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儿。每天,他上班在人前,下班在人后。根据稽查工作的实际,葛建生把廉政建设作为稽查局思想政治工作的重中之重。他逢会必讲廉政,苦口婆心,语重心长;他常用本县及周边县市新近发生的公务人员因腐败而落马的案例来警示身边的同志;他常与同志们一道算腐败成本账,告诫大家爱岗敬业,珍惜家庭幸福,珍惜个人前途;他摘录古今中外廉政格言和警句,放在内网上与同志们共勉。
葛建生同志敬业爱岗,对工作充满热情,只要是领导安排的工作,不管份内份外,他都乐而为之。有一年夏天,稽查局查处一举报案件。举报人举报一家生产养鸡用机械的企业隐瞒销售收入。上级要求根据举报人提供的线索,到相关养鸡户调查取证。由于涉案养鸡户数量多、居住分散且不是国税机关控管的纳税人,调查取证难度很大。局里安排他挂帅负责此案。按常理,这类业务工作不应由他这位政工副局长挂帅,他也完全可以一推了之。但他不推诿、不畏难,愉快地接受了任务。此后,他带着检查人员先后五次去苏南、苏北外调,冒烈日、顶酷暑,走乡村、进农户、钻鸡棚……又累又脏不说,还要遭一些养鸡户的白眼和冷遇。他和检查人员一起耐心地宣传税法、讲清道理,争取养鸡户的理解与支持。经过累计三十多天的艰难工作,他带领检查人员晒脱了一层皮、累掉了两个膘,终于完成了这次特殊的外调任务。那段时间,他四个月大的宝贝外孙,生病住院,他是人在外地心挂两头。但为了工作,他还是不顾老伴的埋怨和数落,把爱亲之情暂搁一边。
葛建生把名利看得很淡。每到年终总结评先,他的民主测评得票数总是数一数二。但他总是主动把本该属于他的荣誉让给一线的同志、让给年轻的同志。他说,荣誉给一线的同志,可以更能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把工作做得更好,我的岁数大了,荣誉已够多的了,还要这东西干嘛!
葛建生同志有一个“毛病”,就是不大肯帮人忙。在稽查局这样的热点部门工作,又是个当领导的,上门找他帮个忙、说个情的人自然不会少。但他却很不“乐于助人”,特别是在原则问题上,他近乎不通人情。为此,得罪了不少老熟人、老朋友。葛建生常说的一句话是:桥归桥,路归路,法是法,情是情,替人说情、干扰执法的事,我肯定不干。他在李堡当了六年的分局长,那里的企业他很熟。每当稽查局检查李堡一带的企业时,他总是主动回避,从不过问,更不会多加“关照”。也曾有老板满有把握地找他帮忙,而结果是大失所望。他离开李堡后,很少再去那里的企业。不知情的人会以为当年他在李堡分局任职时税企关系紧张。其实,这是葛局长为了防止出现情难却、事难办的尴尬,而采取的 “主动疏远术”。逢年过节,总有一些老板带上红包、烟酒,来看望他。葛建生态度坚决,任你怎么缠就是不收;实在拒收不了的,上交!他曾经把无法拒收的四千元红包,交给分局会计抵缴企业应缴的基金。葛建生喜欢喝酒,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喝——这是他多年的“嗜好”,但他从不参加有可能影响公正执法的宴请,也不喜欢社交场合的盏往杯来。他喜欢下了班早早回家,就着亲手做的几碟家常菜陪老伴喝两盅。对这种平淡的生活、百姓的生活,他感到志得意满、其乐融融。人们常会看到他带两只白色塑料桶去酒厂门市部买散装的白酒。朋友奚落:你堂堂一个局长,喝这种孬酒,还要自己拿钱买,也不怕丢人现眼。但葛局总是淡淡一笑:酒虽然差些,但自己花钱买的,喝了心不虚、头不昏、脚下不会乱方寸。
在外,葛建生是位受人爱戴的好领导、好干部;在家也是个孝老爱亲的好儿子、好女婿、好丈夫、好父亲。父母年迈,身体不好,葛建生每个星期都要抽时间回老家看望,老人经常生病住院,葛建生总是日夜守护在父母的床前;丈母娘年老多病,葛建生主动提出与内弟共同分担照顾老人责任,每隔一段时间,就把丈母娘接到家中,端茶接水,视若亲娘。